欢迎进入濉溪文明网! 设为首页 |学雷锋志愿者注册 | 加入收藏

位置: > 濉溪好人 > 正文

县环卫所维修工黄维明:24小时待命的公厕“全科大夫”

  • 发表时间: 2018-08-17 09:02
  • 来源:淮北日报

    黄维明正在维修落水箱

     

       东方刚出现鱼肚白,美丽的濉溪还在睡梦中,黄维明却和往常一样,骑着他心爱的三轮车在县城各个公厕之间徘徊。无数次的重复,来来回回一天要骑上百里路,傍晚才能回家……这份在普通人看来又脏又累的活,黄维明已经默默坚守了 9个年头。
       7月底的一天上午,记者见到了黄维明。黝黑的面庞上,满是清晰的晒斑,这些都是常年风吹日晒、辛苦劳作留下的痕迹。趁休息的空,他与记者拉起了家常。
       黄维明是濉溪县环卫所的一名工人。和打扫卫生不同,他拿起的是扳手、钳子,工作是负责濉溪县城55座公厕的维修。“俺只有中学文化,没啥技能,能找到一份稳定的活不容易了。”提起当初为啥要当环卫工,黄维明憨厚地笑着说。
       黄维明一开始干的活也是打扫卫生,他是1992年来到濉溪县环卫所的。1999年,黄成利与黄维明相识相爱后,也从老家临涣赶到县城,同样成了环卫工人。刚开始夫妻俩都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考虑到这是个稳定的活,凭劳动挣钱,也就感觉没什么了。他俩在县城租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,每天省吃俭用,还不忘把多余的钱寄给家中的父母。后来,随着公厕越来越多,马桶下水阀、水龙头、落水箱等经常损坏,环卫所急需一名维修工,黄维明便换了岗位。
       话还没聊上两句,突然被一串急促的铃声打断。“天之和风雅苑一处公厕出现状况,咱们去瞧瞧,边走边聊。”黄维明放下电话对记者说。
       来到天之和小区,公厕管理员已在焦急等候,原来是男厕小便池的排水管损坏。黄维明简单看了一下,回到三轮车找到替换工具,接着回到公厕。放下背包,半蹲着在小便池前,先用扳手把损坏的排水管卸掉,再拿出新的,然后缠上密封带、迅速固定好,最后打开水阀检查是否漏水,整个流程下来大约15分钟。赤日炎炎,室外温度至少达35度,黄维明的褂子早已湿透,胳膊上、脸上沾满泥灰。
       更换便池排水管,只是黄维明最常干的活。作为公厕维修工,他还会换零件、接水电、刷油漆、贴瓷砖甚至要疏通公厕堵塞的粪便管道。平时,有些人会把饮料瓶扔进粪坑,还有不小心掉下去的雨伞、袋子,常常堵住粪便池,遇到这种情况,黄维明就得用手把堵塞物一点点往外拽。一次,老城的一座公厕管道堵塞严重,黄师傅伸手够不到,索性跪在粪坑边,脸几乎贴到地面,恶臭味熏得他不敢大口喘气,拽了十几分钟,才找到堵住管道的破麻袋片。回到家后才发现脸上、头发上、衣服上沾满了秽物。还有一次,黄维明干活手被划了个大口子,露出了骨头,妻子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边包扎边怪他咋这么不小心。
       公厕维修,说是白天班,其实是24小时待命,管道堵塞、爆裂,随叫随到。由于环卫作业的特殊性,大家过节休息时,却是环卫工最忙碌的时候。“街上平时人就多,国庆就更别提了,烟头、废纸比平时多一倍,连发小广告的都比平时多很多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光靠一个人保洁难免有些吃力,丈夫往往忙完手里的活,还要跑过来帮妻子扫地。夫妻俩很忙,工资也不高,却很少红过脸,相互理解、相互依靠。
       跟随着黄维明,记者又跑了三个点。加在一起,黄师傅一上午共处理了6起维修事故。已近中午。忽然,报修电话再次响起,恒大小区附近一公厕的落水箱有问题,黄维明调转车头,朝闸河路驶去……(淮北日报记者 王晨 实习生 方育琪 文记者 冯树风 摄